Home | Sitemap | Contact

热门文章

主要用于送礼

2019-10-19 23:13

至于人参价格是否高估,该公司董事长曹恩辉表示,“人参到去年和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持平的,我们的物价增长了多少?”他认为人参的价格是在回归,而不是在上涨,与国际市场比还是太低了。

10月26日,周六的清晨,北青报记者前往木樨园参茸保健品批发市场——这里,在外地参农和参商眼里,知名度无疑是最高的,因为多家参商和参农在采访中都对记者提及此处。让记者意外的是,与知名度反差极大的是,这里当年的热闹场面早已不再,四五十家商户仅剩下不足五家店铺经营参茸生意。与超市和药店相比,这个原本应该是北京人参市场“发源地”的批发市场,更像北京人参市场的神经末梢。

新闻追访 野山参市场卷起投资热

野山参须经严格认证才能销售

在王府井地区的一家药店,北青报记者看到,柜台前,鲜有两三个顾客同时咨询的场面,柜台前普遍冷清,经常无人问津。售货员老张还不了解东北人参暴涨的消息,他告诉记者,从柜台销售情况看,没有任何变化。事实上,不止这家,多家药店售货员均告诉记者,平时生意并不怎么样,一般都是节假日的生意要好于平时。因为,在一般人眼里,人参是奢侈品,主要用于送礼,拜访领导和看望长辈,比较体面。

他反复向北青报记者强调,“这还是鲜参。”据他介绍,一般鲜参与干参的比例是3.5比1,即三斤半鲜参最后能晒出一斤干参的重量。提及今年这次鲜参价格暴涨情况,他叹气,“没见过这么涨的,涨得人心里发慌。”但他也表示,从另一角度看,他也很高兴。因为家参价格上去了,参农的口袋里就有钱了。“前几年由于过度种植,作为百草之王的人参价格一度暴跌到几块钱一斤,堪比萝卜价。”

“ 家参”价格涨上去了,本来就稀少的野山参市场如何?参商姜文静的答案让北青报记者意外:“你是不知道,去年野山参单支货分量如果达到三四钱,都能炒到30万到40万元;今年一直往下掉,跌得老惨了。”他始终不告诉记者野山参的价位,而北京一些药店销售人员的说法似乎佐证了姜的说法。“是降了。什么原因?你没发现今年送礼的少了?名烟、好酒,包括人参,送的比往年都少了。” “今年野山参加工完了,大家都不出手了。”

调查中,记者意外地了解到,在2010年人参价格跳涨的浪潮中,有温州炒房团的身影。今年,人参价格涨得又如此迅速,市场不断寻找幕后推手——这究竟是强周期的因素,还是背后资本的推手?采访中北青报记者了解到,人参市场的业内人士除了认为国家实施“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”带来人参产量减少以及成本迅速增加带来的价格上涨之外,以紫鑫药业为代表的企业持续不断的大手笔收购和“囤货”是这一轮人参价格暴涨的“推手”。

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国家农业部下属有个专门的参茸认定机构,属于业内权威机构,正规商家出售前要将纯野山参寄去,经严格认证才能连参带证书一起交托给购买者。

对此,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吉林紫鑫药业股份有限公司,证券部工作人员否认其垄断了人参价格,“如果这样做,不等到投资者找我们,有关管理部门肯定要请我们喝茶了。”他认为人参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是产量大幅减少。2011年吉林是7500吨,2012年是5700吨,今年到目前是4000吨。同时产品需求不断增加,尤其是人参可以作为食品后,市场对人参的需求大为增加。“据介绍,如果人参食品全面铺开,其需求量将是药用人参的五到十倍,正是看到这个商机,很多药企开始推出人参食品。”上述人士强调。

姜文静今年45岁,买卖人参却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,对野山参、家参的价格变化走势,门儿清。“新鲜的生晒参(其中的一种家参)最孬的,已经跳过100元一斤,奔150元去了。如果单支分量在一两以上的,很少有低于260元的。”

参商

而另一个奇怪的现象是, 野山参去年兴起投资收藏热,今年方兴未艾。据介绍,去年5月,一棵68.8克重的325年老人参拍出天价1000万元,野山参价格再次刷新名贵中药材拍卖纪录,收藏价值备受追捧。业内人士估算,全国野山参储量仅几十公斤,每年在国内市场“现身”的野山参鲜货只有6公斤左右,晒干成品不到2公斤。市场稀少的好货大都在专业人士手中。有关专家表示,在外行看来,野山参的确产量稀少,升值潜力巨大;但在内行眼中,其收藏门槛较高,且保存条件苛刻、变现不易,资浅者不宜盲目入市。

国内市场价格跳涨,但在全球市场竞争中,中国人参大多处于劣势。中国人参与韩国人参,从人参种属到内在品质几无差别,但价格却相差很大。

卖场

幕后

一般的“眼力”根本无法鉴别是林下参还是野山参、年头到底有多长,不少卖家都私自为人参买证买码,全套证书让人眼花缭乱,或可以假乱真,投资者很难鉴别。

资本是参价暴涨的背后推手

本组文/本报记者刘慎良

此外,野山参如果保存方法不当,轻则造成其变色影响品相,重则造成腐烂、变质、生虫,有效成分流失。专家指出,如果只是放在普通木盒中收藏,人参将面临很大“风险”。有条件者最好是将人参冷冻,保持温度在-10℃以下,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人参不腐烂、不长虫、有效成分和药用价值不丢失。

一斤价格突破500元没问题

鲜参价涨得人心里发慌

以2010年为例,上半年中国出口人参1331.3吨,同比下降12.0%;出口金额2033.1万美元,同比下降9.9%;出口价格15.3美元/公斤,同比增长2.4%。上半年韩国出口人参209吨,同比增长25%;出口金额2903.0万美元,同比增长9.3%;出口价格139.1美元/公斤,同比下降12.8%。从出口数据看出,我国人参的出口量虽为韩国高丽参的6倍,但出口额却只有韩国高丽参的70%,韩国高丽参出口价格为中国人参平均价格的9倍。

如何识别假野山参

新闻背景 中国人参在国际市场处于劣势

这些人参批发商告诉北青报记者,去年生晒参的价格是一斤200元。而对今年生晒参翻番跳涨的原因,小商参们的回答大多是“自己跟风跑,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”。给北青报记者的印象是,他们也找不出什么参照物可以比较,一致的看法是人参的数量少了。

北青报记者注意到,在一般的专卖店,与西洋参、高丽参等种类比较,人参产品除了整根人参外,仅有人参茶、人参酒等衍生品,产品种类相对匮乏。人参则以林下参、移山参和园参为主,单支人参(林下参或移山参居多,有专业鉴定书)在一两千元到两三万元价格区间居多;产地则以长白山为主。野山参越来越稀少,记者仅在王府井一家药店,看见单支价格高达10多万到30万元的野山参,有专业鉴定证书,雍容华丽,更像是艺术品,用来装点门面。

批发

“东北人参翻倍跳涨成了近期市场热点。离人参产地千里之外的北京市场,是否也出现类似的蝴蝶效应?北京青年报记者就此调查采访多家参商、药店、超市和批发市场、收购人参的上市药业公司后了解到,貌似平静的北京人参市场已经暗流涌动;而一幅人参市场的资本市场裂变拼图,渐渐现出清晰轮廓——”

北青报记者调查显示,在东北长白山一带,眼下,人参价格正一路上行。2009年收购价格不到20元/斤的鲜参,目前涨到了80元/斤以上。吉林省的长白山区是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人参主产区,其人参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七成以上。经多番联系,记者找到了吉林参商姜文静。

该公司“抓货很凶”是多位人参经纪人、参农的直接感受。公开消息显示,吉林紫鑫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恩辉曾表示“我们今年还是收储的量大一些,因为人参产品(食品)刚刚上市,市场推广有一定时间,要保证原料。收储的多一些,以后正常生产时,没有原料怎么办,再到市场上收价格会比现在还高,(收储部分)占用的资金大概是14亿。”

据了解,木樨园参茸保健品批发市场成立四五年来,南曦大厦整个二层都是商户。后来参茸市场严重不景气,市场没做起来,商户大面积逃离,去年经营面积压缩了一半,目前就剩下为数不多的几家勉强维持。

在一家店铺,一位中年男人举着一袋生晒参告诉记者,“今年就是生晒参暴涨,这袋大约有30根干参,大约一斤吧。9月份的价格是400多元,现在是450元左右一斤,到了春节还得涨,每斤突破500元肯定没问题。”

消费提示

据他介绍,人参按其生长环境的差异,分为野生人参、野山参、移山参、园参(即家参)四类。四种人参随着人工干预程度的增加,价格迅速递减,野生山参价格最高,野山参次之,园参价格最低。此前野山参曾出现过暴涨,今年则是家参(也称为园参或生晒参)翻番,价格一时半会还停不下来。

即使是这样,中国人参市场经还历过数次暴跌。1984年、1997年、2001年、2005年,国外参企巨头通过国内代理商与参农大量签订长期收购合同,并支付少量定金,广大参农大量种植人参,而在人参大量收购年份,其代理商以重金属超标、关税调整等种种借口毁约,并将储备人参向市场低价抛售,造成人参大量过剩的假象,人为压低人参价格,致使人参价格大跌。由于国内人参市场缺乏有效监管,其代理商暗中低价收购,低价出口给韩国参企。通过囤积、抛售、收购等手段,经过四轮冲击后,2005年中国人参价格跌到了近30年的最低点,水参最低价仅为5~6元/斤。在长期价格低迷中,外国资本不断低价收购中国优质、低价人参,精加工后销往世界各地,牟取暴利。据当地官员介绍,这些利益集团的幕后推手多为韩国资本。

参价翻倍传导变化不明显

调查显示,远在东北长白山的人参暴涨,并没有在北京掀起类似的蝴蝶效应。在北京,出售人参的店面不集中,面积也有限,除药店外,以超市居多。连日来,北青报记者进出多家销售人参的超市、药店和参茸专卖店,总体的感觉是“这里的黎明静悄悄”——没有感受到人参销售市场的冷热变化,也没有感觉到东北人参翻倍跳涨的传导效应。

在一对安徽夫妇经营的参茸店里,男主人指着一小袋生晒参抱怨,“一个月前回老家一趟,家人不懂行啊,卖出了两箱生晒参,差不多40斤吧,每斤才400元出头。现在眼瞅着奔500元去了,我也没货了。就剩这点自己留下吧,万一有朋友需要配药呢,给我多少钱,我都不卖了。”记者问他怎么不去进货,他一脸谨慎地说,“这个价,哪儿敢进货啊,也不知道要涨到哪里去。”